搜索
天气预报  汽车查询  火车查询  违章查询  万年历  在线电台  在线影视  快递查询  航班查询  
刘素英:铿锵玫瑰深情绽放——记江苏省丰县华山巾帼法庭

  徐州丰县,江苏最西北,苏鲁豫皖四省七县交界,美丽丰饶的大沙河蜿蜒流经。

  丰县华山巾帼法庭,是全省265个人民法庭中唯一一个女子法庭。46岁的刘素英,就是这位“唯一”的女庭长。

  初秋清晨,短发精干的刘素英跳上班车,匆匆赶往20公里外的另一个“家”:华山巾帼法庭。上午庭务结束,她将与庭里同事奔赴辖区范楼镇虺城村,向该村村民逐一清收两年前案件诉讼人苏某赊销给他们的土豆种子欠款。

  “欠款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共有100多户。苏北农村,这类涉及菜种、兽药、饲料款的小额买卖合同纠纷较多,巡回审判、上门就地调解能够较快较好地实现案结事了,同时可以起到很好的普法效果。”崎岖村路上,车一路颠簸,刘素英与记者谈着。

  巾帼法庭管辖3镇1林场86个自然村,面积345平方公里。法庭成立以来,刘素英和庭里的女法官们足迹踏遍了这里的每一寸土地,为辖区25万群众提供便捷高效的司法服务。老百姓送来这样一面锦旗:铿锵玫瑰吐芬芳正气,铁面柔情谱为民华章。

  温情之手 解扣“死亡婚姻”

  刘素英清晰地记得,当事人汤小英第一次来法庭时的模样:42岁的她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足足老了10岁,面容蜡黄憔悴,眼神里尽是焦虑和无助。

  这是个苦命的女人。20岁时从家乡四川被拐卖到丰县,强迫与范楼镇腰庄村村民赵某结婚,育有一子一女。双方结婚后夫妻感情很差,10年前汤小英独自带着女儿回川,自此,两人一直处于分居状态。今年春节后,汤小英来丰县寻找丈夫,希望能够办理离婚手续,最终结束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赵某却屡次以在外地为由避而不见,致使离婚困难重重。

  看着千里迢迢从四川赶来,在当地举目无亲的汤小英,刘素英和庭里法官立即行动,前往赵某居住的范楼镇送达起诉状。

  回忆这次送达,法官韩艳直言:“艰难!”下午出发时天空阴沉,未到范楼,大雪骤降。车到范楼镇腰庄村,经询问却发现没有赵某此人,当地村民告知三十里外还有一个腰庄。雪越下越大,越下越密,车在大雪中蹒跚前进。“这时真是想止步了。我和史炜,包括司机小苏都齐齐地看着庭长,庭长却一声不吭。我们了解她,话不多,却坚定得很。庭长这时候的不吭声就意味着两个字:继续。”韩艳说。漫天大雪中艰难跋涉了近一个小时,终于来到腰庄。然而,到赵某家需过一座农用桥,桥宽仅1米,没有栏杆,车子根本过不去,人走在上面一不小心就会滑进河里。韩艳说:“这时,车上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刘庭长‘啪’地打开车门,第一个上桥‘试走’!滑行不到三分之一,庭长果断折回,冲着我们只说了四个字:天好再来。”

  “三个人铆足了劲儿去,却只能无奈返回,做事不彻底不是我的性格。但那天,当我脚踏桥面,大雪中桥面的危险气息让我坚决不能拿法官们的安全去‘赌’。”回忆当时的情景,刘素英虽犹有不甘却很肯定自己当时的决定。

  案件的调解同样艰难。多方打听,终于得知一直“躲猫猫”的赵某就在徐州市区某建筑工地做工。工地上找到赵某,他冲着刘素英兜头就是一句:“不离婚,至少我还是一个有老婆有儿有女的男人啊!不签,坚决不签!”“分居这么多年,已经是一场死亡婚姻,为什么不放过对方,让自己也获得自由呢?”刘素英拉住赵某,坐在马路牙子上开始聊了起来。一小时后,赵某沉默了,刘素英拨通了赵某远在四川的女儿电话,听到女儿泣不成声地请求:“爸爸,你和妈妈离婚吧!”赵某抱着头一言不发。过了一会儿,刘素英把电话放在他耳边,这次是儿子:“爸爸,这样硬撑着你们不幸福,我和姐姐也不幸福,放了妈妈吧。”听到儿子的声音,赵某拿起笔哆哆嗦嗦地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几个小时的调解,工地上漫天飞扬的沙尘早已把刘素英变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土人”。

  “离婚协议上落笔的一瞬,自己的心情也很复杂。作为一个女性,一个孩子的母亲,真是不愿看到婚姻就这样终结,家庭就此解体。但针对这场婚姻,‘解扣’对家庭所有成员都是一种解脱。前段时间,和汤小英他们两人分别通了电话,情绪和状态都很好,两个孩子的抚养问题也按调解协议顺利落实。”刘素英微笑道。

  作为女法官,对于案件审理中呈现的妇女儿童权益侵害问题,刘素英有着特别的关注。木材加工业是丰县工业经济的支柱产业,其中榉木加工就占全国市场50%的份额。随着产业链的延伸,越来越多的青壮年男子走出丰县,广袤农村的留守人群却在一天天增加。

  “因监管、教育和亲情的缺失,农村留守儿童问题越来越严重,出现留守儿童群体聚众斗殴、团伙盗窃等违法犯罪现象。”谈到这里,刘素英不禁痛心地说:“孩子毁了,挣钱又有什么用呢?”目前,她正带领巾帼法庭结合所审理案例,进行丰县农村留守未成年儿童权益保护问题的研究,并会同当地妇联组织,探讨建立预防该类问题的相应工作机制。

  近年来,巾帼法庭每年受理案件600多起,其中大部分是婚姻家庭类案件。法庭专门开通了“妇女儿童维权热线”,为辖区农村妇女、儿童和老人提供及时的法律指导和救助。庭里法官定期到辖区中小学讲授法制课,选择典型案例到校园开庭,邀请老师作为陪审员参加庭审。法庭审理涉及妇女儿童权益的案件时,实行“优先立案、优先送达、优先开庭”,为权益受到损害的妇女儿童弱势群体提供高效温暖的法律服务。巾帼法庭成立以来,挽救濒临破裂的家庭100多个,帮助妇女追回各类财产损失及赔偿金220多万元,为40多个离异家庭的孩子赢得合理的抚养费,为困难当事人减免诉讼费数万元。

  “有委屈找巾帼法庭”,“你就是孩子的法官妈妈”,“过去想着法官高高在上,原来比咱家亲闺女还亲呢!”刘素英说,她格外珍惜辖区群众对法庭工作这样朴素的肯定与赞扬。

  铜头铁嘴 解读别样的俊美

  地处苏北之北,农村酒风盛行,巾帼法庭受理的不少家庭暴力事件,都是因醉酒而滋生。看到家暴事件中受害女性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伤,写着“忍”字的触目惊心的纹身,女法官们既同情又气愤。

  “男人的拳头是用来打天下的,不是打女人的!”“铁嘴”一张,刘素英一句话就让那些酒后施暴者蔫了。

  曾经6年法院刑庭工作经历,赋予刘素英“不怒而威”的气质:“法庭地处偏僻乡村,会遇到一些当事人言行粗鲁,无理缠讼。女子法庭办案,除了柔情温情办案,法官要带‘煞’味,让一些当事人感受、明白法律的尊严。语言要带‘铁’味,刚劲利落,一针见血!”庭长的气质,潜移默化地形成了法庭刚柔并济的整体风格。铜头铁嘴兔子腿,当地百姓生动形象地“PS”着刘素英及巾帼法庭女法官们的肖像。

  家庭的事,尚武聚众的民风往往将之演变成家族的纷争。庭里法官许金兰向记者讲起这么一次“亲历”。

  2000年夏天,大学刚毕业的许金兰来法庭工作。一天早晨不到9时,庭里庭外就站满了人,黑压压的人群怒气冲冲的脸,让人喘不过气来。人群因为这样两个密切相关的起诉而聚集:姐姐马某“抢”了妹妹的丈夫,两人私奔长期外地打工,并一直对家人避而不见。现如今马某的丈夫把两人“抓”回丰县,坚决要求办理离婚手续。同时,妹妹也坚决要求与丈夫李某离婚。现场两姐妹的父母及亲戚围着马某和李某痛骂,马某丈夫和家人更是扬言离开法庭后绝不放过两人,继而差点对两人当庭殴打。

  “这样纷乱的阵势,说句实话,心里挺怕。当时只有四位女法官,法警郑飞也是女同志,局面控制不了怎么办?刘庭长却只是默契地向法官史炜使了个眼色。”很快,马某、马某丈夫、妹妹、李某就被庭里法官“点对点、背靠背”带到调解室,其他亲属被法警和保安疏散到法庭外等候。两小时不到,两个家庭均达成自愿离婚协议,并撤回起诉。蜂拥而来的人群潮水般散去,庭里庭外空空荡荡。“我还愣愣地站在原地,四位女法官当时的气场真像是铜墙铁壁。而刘庭长身上似乎有一种魔力,能在镇定自若间调度千钧力量!”许金兰回忆说。

  这一魔力,它的名字叫“举重若轻”。2010年8月,65名工人到巾帼法庭起诉徐州邦裕铸造有限公司劳务合同纠纷,要求该公司支付其拖欠两年的工资款。这65名工人多为山东邹城、徐州铜山区人,这样一起群体性纠纷若处理不当,极易演变成群访事件。工人代表来到法庭,陈述纠纷缘起时捶着桌子说:若公司再以经营状况为由拖欠,工人们就去市委、市政府静坐!

  “静坐能坐来钱吗?”刘素英一句轻轻的反问,使激愤的现场平静了下来:“给我们时间,一线希望也会努力把钱要来!”

  “这样一位女庭长,话不多,却那么坚定。她的态度一下子就让兄弟们悬了两年的心踏实了下来!”回想当时那一幕,工人代表杨柱由衷感叹。

  工人们回去后,刘素英带着庭里女法官们马不停蹄地开始了对该企业经营状况的了解。十几趟走访后获悉,该企业属于污染企业,经营状况确实很糟糕,基本处于停产状态。刘素英同时了解到,辖区一铸造公司尚拖欠该公司数十万工程款。

  “得知这一情况后当即决定将这几十万拖欠款作为我们的主攻目标。”2010年9月,30余万元拖欠工资款分期汇入该公司账户。中秋前夕,65名工人终于拿到了辛苦劳动所得,他们高高兴兴地为女子法庭送来精美的月饼。

  铜头铁嘴兔子腿,刚毅与坚强支撑着这个位于江苏西北部的女子法庭。近年来,该庭法官人均结案200余件,案件调撤率始终在95%以上,结案后当事人自觉履行率达98%,且无一起出现矛盾激化。在刘素英的带领下,2008年以来,法庭先后被授予“全省巾帼文明岗”、“全省法院指导人民调解工作先进集体”、“全省基层基础建设先进集体”,并连续三年荣获徐州法院“零投诉、零发改、零信访”先进法庭。

特殊礼物 感受肩头责任

  “巾帼法庭地处丰县东南部农村,农民日出而作、外出务工的特点促进刘素英庭长带领女子法庭不断改进、灵活机变工作方式方法。实践证明,这种改进与机变有力推动了‘法官走近人民,法律走进民心’。”采访中,丰县法院院长岳彩领谈道。

  今年4月,丰县范楼镇果园村村民委员会到华山法庭就一起农业承包合同纠纷起诉本村郭庄部分村民。案件受理后,刘素英立即与庭里干警利用中午时间,与原告一同到其起诉的村民家中。经过7个中午耐心细致的法律释明,最终十余户村民均与村委会签订了调解协议。几年来,这样的“午间开庭”,刘素英记不清有多少次了。

  “辖区人口多是农民,村民早饭后就会下地劳动,中午吃饭时间,在农村一般是‘在家’的黄金时间,法庭常常利用这段时间找人、办案。”采访中有个“小发现”,几乎每位女法官抽屉里都准备有巧克力、饼干等零食。“紧急出动的中午,午饭往往来不及吃,只能抓起几块巧克力就走。”午后,听着刘素英淡淡笑语,喝着苦而涩的含氟地下水,心弦触动。

  丰县是劳务输出大县,逢周末节假日,一些外地务工的当事人才能返乡。“五一”、“十一”,节假日基本成为女子法庭的“工作日”。“庭里习惯了这种‘被安排’。法庭办案,特殊的地域民情一定要尊重、要考虑。”辖区范围广,女子法庭便在较大的中心村设立审判点,定期到一些地理位置偏远、交通不便的乡村集中办案。此外,只要有需要,刘素英便带着法官们走入农家院落、田间病房流动办案。

  真情实干得民心。苏北“瓜果之乡”的丰县百姓,用特别的“礼物”表达对巾帼法庭工作的深深谢意与敬意。苹果、梨、香瓜、枇杷、樱桃……收获季节,乡亲们往来法庭都想着给庭里的姑娘们捎上些。辖区华山、梁寨、范楼三镇的镇政府食堂对庭里法官免费全天候开放。法庭门前原是乡村土路,出行很不方便,“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丰县县政府投资10万元,修缮法庭出行道路,并为法庭修建篮球场,提供各类便利的工作、生活设施。日前,华山镇政府正积极协调有关部门,将自来水管道铺设到法庭。

  “这种充满感情的认可,对法庭每一位法官,都是一种无言的鞭策。每天再晚,12点之前都会强迫自己睡觉,不再想白天的案子。一天的‘心门’彻底关上,才能有精神有劲头为打开明天的‘庭门’做准备。巾帼法庭的女法官,不能疲疲沓沓,无精打采地出现在尊重你需要你的群众面前。”驻庭之夜,刘素英与记者娓娓道来。

  这个静谧的夜晚,看着年轻的书记员认真整理白天的庭审记录,女法官们聚精会神地写着判决书,耳畔响起慢摇滚的节奏,那是李健喑哑有力的《绽放》:紫色的火,穿越夜的云朵,每一颗水珠已绽放,在生命最美的地方……

热门标签
南长街   荣巷   新区    道路   新闻工作者  
精华作品 更多..
客服一:小龙 1337887868 客服二:华东 656422881

苏公网安备 32032102000073号

投诉: 1337887868 投稿信箱:1337887868@qq.com
战略合作伙伴:人民网 新华网 光明网 中工网 中青网 中国经济网 中国三农网 新浪网   备案号: 苏ICP备10048142号
Copyright © 2008 - 2020 jswxw.net. 联系电话:0516-89239768 投诉建议:18921771468